将军家的小娘子小说_高原小站“娘子军”

时间:2021-08-23 10:18       来源: 未知
  “啪!”7岁半的宁妙可踩断一截枯枝,捡起来看了看,兴奋地跑到李二鑫面前,扬着手嚷嚷:“妈妈你看,这个能不能做个弹弓?”“这个太细了,但是形状可以呢。”李二鑫看了一眼女儿手中的小树枝,边整理宿舍边说。
  34岁的李二鑫是中国铁路青藏集团公司西宁车务段孙家寨车站的一名车站值班员。这个距离西宁市20多公里的五等小站,每日接发列车近30趟,李二鑫和她的三位同事主要担负货运列车的会让指挥、应急处置等工作。
  “我们站全是女同志,这在整个青藏集团都特别少见。”李二鑫说,孙家寨车站负责的线路区域内,无论列车前进、减速,还是停止或让道,所有运行指令都要靠信号楼里的设备来传输。因此,她们值班人员必须每分每秒都坚守在岗位上,通过倒班的方式,保证一天24小时“无缝衔接”。
  “因为车站修建年代久远,里面的设备都是老式的,所有的接发车工作必须人工来完成,工作强度比较大,车站只有我们四个人,我们不仅要完成接发车的本职工作,还要做好后勤工作。”李二鑫说。
  刚完成交接班的张冬梅一脸疲惫,一直在行车岗位工作的她即将在今年退休。“我现在是刚下主班,赶紧休息一下,一会就是副班,副班的主要任务就是做好主班的保障工作,比如做饭、提水,还要在停电的时候负责打开发电机切换电源,保证设备正常运转。”张冬梅说。
  “因为这里远离市区,经常停电,有时候停电的时间还特别长,就只能切换备用电源。”张冬梅打开电机室的门,一台老式柴油发电机放在电机室一边,整个房间里都是浓浓的机油味。
  “上次停电时,正赶上我和另外一位同事徐建值班,她刚下夜班,累得不行,但没办法,我守在信号楼的设备边,她抓紧时间启动发电机,然后在站台上发信号,从早上八点到晚上九点我俩就这样守下来了,没有耽误一趟列车。”张冬梅笑着说,“可把老徐累坏了,听说接完班回家就睡,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
  “我们是上两天休一天,不然缓不过来,孩子他爸也是铁路系统的,家里三口人都在一起的时间还真不多,这不,女儿舍不得我,就来陪着我上班了。”李二鑫疼爱地看了看蹲在院子里玩的女儿。今年春节李二鑫在车站值班没能在家过年,让小妙可失落了好久。
  “去年爸爸不在家,今年妈妈不在家,我反正也习惯了,没事的。”宁妙可低着头看了看自己的脚尖,手里还拿着半截树枝。
  “呜呜”的汽笛声让宁妙可捂起耳朵,李二鑫在行车室里盯着信号灯认真记录,又一辆列车要进站了。

强奷新娘的小说,微小说:卖包子的大娘

我们学校那时候是刚组建的,学生的成分极其复杂,有本地农场场部的(相当于县城),有农场下面连队的(相当于农村),有附近地方公社的,还有二中(职高)合并过来的。
总之,就是学生大多数都嘎嘎穷。
经常出现个别老师奚落学生,嘲讽学生的事件。比如,有同学没钱买白球鞋,就拿白粉笔涂抹一双,被老师发现后,罚学生围着操场跑圈。
比如,春游,学校要求带面包香肠,条件不好的学生带了个煎饼和鸡蛋,遭到老师的白眼。
当然,这也是极个别现象。
校长是个老秃顶,老学究,眼里揉不得沙子。
那阵子校长经常组织学校的老人,食堂的司务长,宿舍的看大门大爷,给我们全校师生上忆苦思甜的政治课。
然后,老师也可以推荐身边思想道德好的人,给我们学校全体师生上政治课。
地理老师大炮和门口卖包子的大娘很熟络。他认为这个大娘有资格给全校师生上课,最后被校长否了,理由是,她不是我们学校的员工。

后来,大炮在全体师生的不记名投票下,大娘最后走向了我们学校大礼堂的讲台,因为,印象中,卖包子的大娘的确谈吐不凡,文质彬彬。
在讲台上的大娘,依然围着个围裙:按理说,我这辈子都没有这个资格,上讲台给你们上课,不过我听说,咱们学校的政治课对外开放,我想上来给大家讲一讲。
我也是一名退休教师。
年轻的时候,我就一边教学,一边自力更生卖包子,遇到了很多让我难以平静的小故事。
今天,我就摘一个,我认为最能打动我的故事,给大家讲讲。
生平,我最看不起,那些为难别人的人。
我是一个寡妇,年纪轻轻就守寡了。
那时候,我的小儿子也在我的学校上学。有时候忙不开,放学就让我的小儿子替我卖包子。
我的包子基本上都是卖给学校学生和老师的。
那天,来了一个脏兮兮的小女孩,衣衫破烂,一看就是拾荒人家的孩子。紧紧攥着一团钱,都是成毛成分的,然后胆怯地看着我:阿姨,我想买三个包子!
从小女孩躲闪的眼神,可以猜测出她的零钱肯定不够,那个年代这样的孩子很多,我也没往心里去,毕竟都是穷人家的孩子,我自己领着个孩子过日子,深深知道,穷是什么滋味。

我倘若戳穿她,会让她很自卑。

我就把那团钱直接扔进了钱匣子里,给她专门捡了3个大包子。小女孩就像做了错事一样,一步一回头地走了,眼神里充满无限感激。
回家,我就把这件事告诉我儿子了,并嘱咐他,要是他替我卖包子,遇到这个小女孩来时候,就不要查女孩的钱了,那样会让她很不堪。
第二天,我有事,让中午放学的儿子替我卖一会。我回来,儿子说,那个女孩又来了,扔下钱就要走,我把她吓住了:我们家卖包子也不容易,休想占便宜!
然后,我儿子当着女孩的面,数了数钱,钱一分不少。又数了一遍,还是不少,就说,你走吧!

那个女孩拿着包子就吓跑了。
我当时就扇了儿子一耳光:畜生!
晚上,我翻来覆去睡不着,总觉得不对劲,于是我翻开了钱匣子,刚好,头一天,我收那个女孩的一团零钱,还没有散开,我就数了数。晴天霹雳,一分不少!
我的妈呀!老大娘在台上,摘下了老花镜,眼泪噼里啪啦地砸在瓷杯上。
整个礼堂异常安静,只能听见老大娘的抽泣声。我的妈呀,我冤枉了那孩子!
同学们!老师们!我也是半截子身子埋进泥土的人,今天我和你们说句实话,穷本没有错,为什么穷人总是活的小心翼翼。明明一分不少的公平的交易,也被我们歧视。我们是不是病态了!
有时候,不说透也是一种善良,对于我们来说也就是1块钱的事,对人家来说是半天的口粮。
有时候,猜疑也是一种罪过,对我们就是一种平常的核实,对人家来说,是人性的质疑和剥离。对方是多么的难堪啊!
从那以后,那个女孩再也没有来我这买过包子,我倒是不为了她这个小顾客,我担心,她明天还吃不吃得饱!她是不是被我娘俩伤害了!
同学们,老师们,我丈夫在孩子刚生下来就死了,我家那时候吃了上顿没下顿,最穷的时候,冬天过年,挨家挨户讨要豆油和白面。
没有一家人拒绝,有的人家,甚至给我娘俩煮了一碗饺子,给我娘俩盛了两碗饺子汤。问我家孩子吃不吃得饱。
天地良心啊!我是怎么做的!
所有老师和学生都泪目了。校长甚至控制不住,把头埋在讲台的桌子上。
老师们!你们在我眼泪也是孩子,希望你们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公平看待农民子弟,往前翻一代人,我们都是穷苦出身。
看到那个小女孩买包子踌躇的样子,我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
但行好事,莫问前程。这世界没你们想象的那么不堪。
老太太的政治课非常成功,只是,校长最后趴在大礼堂的讲台上,把头深深地埋进臂膀里,两只肩膀哭得瑟瑟发抖。
地理老师大炮散会后,拿着手绢擦鼻子:要知道,老太太是校长的亲妈,我才不找她来,上政治课呢!

从那以后,老太太的包子摊位,排起了长队。

那个年代,没有拍马屁的,只为了,这老太太讲良心!
当然,地理老师是误打误撞,还是啥,就不得而知了。
总之,校长老秃顶,让我们越发的尊重,因为,他有一个伟大而善良的母亲。

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将军之子爱上灰姑娘,《将军家的小娘子》:之所以愿意重蹈覆辙,只因为爱你入骨


  “啪!”7岁半的宁妙可踩断一截枯枝,捡起来看了看,兴奋地跑到李二鑫面前,扬着手嚷嚷:“妈妈你看,这个能不能做个弹弓?”“这个太细了,但是形状可以呢。”李二鑫看了一眼女儿手中的小树枝,边整理宿舍边说。
  34岁的李二鑫是中国铁路青藏集团公司西宁车务段孙家寨车站的一名车站值班员。这个距离西宁市20多公里的五等小站,每日接发列车近30趟,李二鑫和她的三位同事主要担负货运列车的会让指挥、应急处置等工作。
  “我们站全是女同志,这在整个青藏集团都特别少见。”李二鑫说,孙家寨车站负责的线路区域内,无论列车前进、减速,还是停止或让道,所有运行指令都要靠信号楼里的设备来传输。因此,她们值班人员必须每分每秒都坚守在岗位上,通过倒班的方式,保证一天24小时“无缝衔接”。
  “因为车站修建年代久远,里面的设备都是老式的,所有的接发车工作必须人工来完成,工作强度比较大,车站只有我们四个人,我们不仅要完成接发车的本职工作,还要做好后勤工作。”李二鑫说。
  刚完成交接班的张冬梅一脸疲惫,一直在行车岗位工作的她即将在今年退休。“我现在是刚下主班,赶紧休息一下,一会就是副班,副班的主要任务就是做好主班的保障工作,比如做饭、提水,还要在停电的时候负责打开发电机切换电源,保证设备正常运转。”张冬梅说。
  “因为这里远离市区,经常停电,有时候停电的时间还特别长,就只能切换备用电源。”张冬梅打开电机室的门,一台老式柴油发电机放在电机室一边,整个房间里都是浓浓的机油味。
  “上次停电时,正赶上我和另外一位同事徐建值班,她刚下夜班,累得不行,但没办法,我守在信号楼的设备边,她抓紧时间启动发电机,然后在站台上发信号,从早上八点到晚上九点我俩就这样守下来了,没有耽误一趟列车。”张冬梅笑着说,“可把老徐累坏了,听说接完班回家就睡,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
  “我们是上两天休一天,不然缓不过来,孩子他爸也是铁路系统的,家里三口人都在一起的时间还真不多,这不,女儿舍不得我,就来陪着我上班了。”李二鑫疼爱地看了看蹲在院子里玩的女儿。今年春节李二鑫在车站值班没能在家过年,让小妙可失落了好久。
  “去年爸爸不在家,今年妈妈不在家,我反正也习惯了,没事的。”宁妙可低着头看了看自己的脚尖,手里还拿着半截树枝。
  “呜呜”的汽笛声让宁妙可捂起耳朵,李二鑫在行车室里盯着信号灯认真记录,又一辆列车要进站了。

经典军婚小说推荐,《将军家的小娘子》:之所以愿意重蹈覆辙,只因为爱你入骨


电视剧《将军家的小娘子》截图01
这世间的男女感情,总是逃不过分分合合四个字。
除了少数青梅竹马的感情,大部分情侣,在正式开启自己的感情之前,大多并无交集。
来自不同家庭,拥有不同成长背景,走过不同人生路的两个人,无论三观有多合,但他们始终都是独立的个体,想要真正走到一起,就必须经历无数次的磨合。
在这样的背景下,有矛盾本就是正常的事情。
于是,有的人吵着吵着就散了,而有的人前一刻还闹得势不两立,可是要不了多久又会和好如初,这样分分合合很多次之后,有的人倦了累了,而有的人却最终修成了正果。
相比而言,那些分分合合无数次还能在一起的感情,反倒更加长久一些。兜兜转转一大圈还能在一起的人,自然能够携手白头。
一直不明白一个问题,明明已经分开了,复合这件事,肯定不是两个人同时提出来的,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个主动提出复合的人主动地下了身子。
后来我明白了,那是对那个人的爱与在乎——因为爱你,所以放不下你;因为爱你,我愿意放下身段主动求和。相比往后余生没有你,我更愿意跟你一起打打闹闹,就算再次开始,依旧是重蹈覆辙,我依旧会走得义无反顾。
就算爱你很苦很累,将来某天我也许会放弃,但是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没有什么比失去你更痛苦。
所以,就算被你嫌弃,被你拒绝,但是只要从你眼里,还能看到哪怕那么一丝丝可能,我都会一直坚持下去。

电视剧《将军家的小娘子》截图02
因为知道自己要走的路有多难,为了不拖累沈锦,更为了护住她的周全,所以楚修明明明动了情,却依旧要硬着头皮写下休书,把她从自己身边赶走。
虽然能理解楚修明的痛苦,但是冷静地来看这个问题,楚修明的这番举动,多少还是有些失当的——本就是皇上赐婚,除了皇上下令,谁都没有资格解除这桩婚事;另一方面,他这样不明不白地把沈锦赶走,势必让沈锦无家可归。
如果是别的女子,也许要么负气一走了之,要么就是呼天抢地寻死觅活;但是他遇到的是沈锦,先是一把撕了休书,然后又跟着他一起进入军营,搞出一大堆事情来。
因为沈锦实在太过折腾了,楚修明不得不再次赶走了她。
上帝视角来看,那一节故事还真不能怪楚修明,因为总感觉那时候的沈锦其实并不是真的很爱楚修明,而是因为不甘心被楚修明给休掉——
在我的认知里,如果真爱一个人,肯定就会了解他,如果沈锦真的爱楚修明的话,自然知道楚修明想要的是什么,更会知道军营有哪些禁忌。
(当然,这也可能是因为沈锦操之过急,所以才会这么冒失,毕竟从出场开始,她的人设多少都有一些自以为是,所以做事情自然也就会想当然了。)
虽是常胜将军,但是在男女情爱的问题上,楚修明其实并不聪明,他怎么都想不到,明明已经负气离开的沈锦,后来竟然会再次回到军营,还成了官衔比他还高的监军。
所以,看到沈锦穿着铠甲从马车上走下来的时候,楚修明的表情比谁都要精彩。

电视剧《将军家的小娘子》截图03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再次回到军营,沈锦立即把自己的刁蛮本性发挥到了极致——
在我看过的古装剧中,大多数所谓的监军,说白了就是来挑刺的,到了沈锦这里,更是把“挑刺”这个工作做到了淋漓尽致。
刚到军营,沈锦就给了楚修明一个下马威,让自己的“前夫”跪接圣旨;接下来,沈锦再次强调自己的官衔比楚修明大,事事处处想要压他一头。
端着监军的架子,沈锦一路耀武扬威,一会要茶水,一会儿要酒,一会儿要宴请将士……可是无论她说什么,都被楚修明给拒绝了。
气急败坏之下,沈锦还要撤掉楚修明的将军职位,幸好有萧肃和肉肉拦住她,不然她还真的会把楚修明的铠甲给扒掉了。
如果放在别的地方,我们也许会说沈锦这样的人设很可爱,但是放到军营里,她这样胡闹,怎么看都觉得过分。不过,这也证明楚修明休妻这件事,对沈锦的伤害实在是太大了一些。
沈锦在那里拼命折腾,而楚修明虽然表面恭恭敬敬,但是内地里却并没有把这个所谓的监军当一回事,以不变应万变。任你东西南北风,我自岿然不动,搞得沈锦很是头大。
于是,沈锦做出了一个重要决定,不仅要监管军中之事,就连将军府的事情,她也要监管进去。
听完沈锦的这句话,不由得哑然失笑,等到将来两人误会尽消,正儿八经谈恋爱乃至走进婚姻之后,楚修明这家伙绝对会变成妻管严。

电视剧《将军家的小娘子》截图04
为了彻底折服楚修明,沈锦心生一计,想要和他一比高下。
意料之中的,沈锦刚说要比试,马上就被楚修明给拒绝了,说这样不公平,不知怎的,我感觉楚修明之所以这样说,是不想在体力上占沈锦的便宜。
却不想沈锦这个小机灵鬼,提出的比试方法别具一格——不用兵器,不动拳脚,而是两个人都绑上铁链沉到水底,看谁能够先一步脱困自救。
沉入水底之后,沈锦迅速发挥自己的专长,三下五除二就解开了自己身上的锁链,看到沈锦胜利了,楚修明却连当作求生信号的羽毛都丢掉了。
眼看玩大了,沈锦忙不迭帮助楚修明解开了锁链,吻住他的嘴,就在这时候,楚修明摇动身上的铁索,给岸上的人发出了信号,让所有人都看到了两人相吻的画面。
对于楚修明的此番做法,沈锦很是不解,想要找楚修明问个明白,却不想楚修明依旧顾左右而言他。
“如果与我在一起,让你这么痛楚,那你还是早些离开的好。”说实话,楚修明这一节的人设,让我有些迷,明明想要把沈锦推开,可是他在水底的举动,从上帝视角来看,却是在撩拨自己的小娘子。
“如果我离开就能放下,我就不会再回来。”听到沈锦的这番话,不由得心里一酸,如果我能放下你,照你现在的态度,恐怕我早就离开了。
可是我把自己卑微到极致,眼巴巴地出现在你的面前,你却始终是这样的态度,又怎能不让人心寒。

电视剧《将军家的小娘子》截图05
在肉肉的劝解下,沈锦终于明白,如果自己现在就此放弃,将来肯定会后悔。
于是,沈锦再一次回到了将军府,不再一味胡闹,换上了一副温柔如水的样子,为他沏茶研磨,陪他吃饭聊天,还承诺不再胡闹,愿意和他一起处理公务。在沈锦的努力下,两人的关系终于缓和了一些。
因为担心沈锦再次胡闹触碰军法,楚修明还专门送给了她一面免罪金牌。
就当我以为两人可以就此撒糖的时候,沈锦为了保护误入禁地的萧肃,把用这面金牌为萧肃求情,让楚修明醋意大发,更是在月圆之夜大闹一通,差点就把沈锦给骂走了。
幸好有萧肃和肉肉的一路助攻,楚修明终于意识到自己错在哪儿了,也明白他自以为是的保护,才是对沈锦的最大的伤害。
“若是不能给你一生一世,我宁愿选择放弃,不让你伤心难过,所以我逼不得已写下休书……”听了楚修明的这番话,沈锦也终于明白了他的苦心。
就这样,误会尽消的两个人终于放下成见,紧紧地抱在了一起。不难想象,无论以后还会有多少误会,他们的感情之路,也许再也不会如此波折了吧。
仔细想来,如果不是沈锦一直在坚持,估计当初楚修明写下休书的时候,两人就已经彻底走散了吧。
我想,如果你真的很在乎某个人,就算暂时闹了矛盾,也不要一直端着,主动低头求和又有什么呢?
用暂时低头去换取一生的幸福,怎么看都是一笔很划算的买卖。

电视剧《将军家的小娘子》截图(原创不易,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为一点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标签:

友情链接():
孕前保健she组合中药美容产品包皮手术后水肿新鲜猴头菇感冒症状育儿宝典腰酸是怎么回事足部穴位图阑尾位置